您当前的位置:澡溪余堡门户网站>美食>和尾骑藏机诗·他是钱钟书的恩师,爱上朋友妻,大搞师生恋,一个活脱脱的渣男!

和尾骑藏机诗·他是钱钟书的恩师,爱上朋友妻,大搞师生恋,一个活脱脱的渣男!!

2020-01-11 12:50:45   作者:匿名   点击:3830

和尾骑藏机诗·他是钱钟书的恩师,爱上朋友妻,大搞师生恋,一个活脱脱的渣男!

和尾骑藏机诗,(图)吴宓(1894-1978),陕西省泾阳县人。

他是钱钟书的恩师,爱上朋友妻,大搞师生恋,一个活脱脱的渣男!

吴宓(1894-1978),陕西省泾阳县人。清华大学国学院创办人之一,被称为中国比较文学之父;还是中国红学的开创人之一,与陈寅恪、汤用彤并称为“哈佛三杰”,是现代文学史上颇有影响的一位大学者,钱钟书就是他的得意门生之一。

虽然被鲁迅骂过,但他的学问是很厉害的,对朋友也很仗义,为人善良而诚恳。只是跟几乎所有文人一样,他在感情上也很渣,而且渣的很奇葩,今天看来,他的感情史有些啼笑皆非。偏偏这位老兄还十分诚恳,留下了大量绯闻资料,否则我们也不可能对他的感情世界了如指掌。

1918年11月,留学哈佛的吴宓,突然接到清华同学陈烈勋的来信,欲将自己的妹妹陈心一介绍给吴宓为妻。陈心一因为在杂志报纸上看过吴宓写的诗文,后来又看到了他的照片,就萌生了爱慕之情,想嫁给他,于是让哥哥做媒人去倒追。

吴宓这时还是个没怎么接触过女孩的书呆子,一见到信就怦然心动,立即回信认可,旋即收拾好行装,迫不及待的赶回了国内,为的就是见一见陈心一。

然而,这次的相晤极富戏剧性。到了陈家,吴宓西装革履,意气风发,一副海外学子的风采。但陈心一出来以后,吴宓并不是太满意,场面一度很尴尬,“大家只是默默相对”,可能陈心一和吴宓想象中不太一样。

这时,另外一个女主角出场了,还上演了“抢闺蜜男人”的狗血戏码,她便是毛彦文。她要到北京去上学,是过来跟好友陈心一道别的。毛彦文的另一个身份是吴宓在清华读书时同桌好友朱君毅的未婚妻。

(图)毛彦文(1898-1999),小名月仙,英文名海伦。

朱君毅和毛彦文是姑表兄妹,自幼青梅竹马,感情甚笃。在毛彦文9岁时,由其父做主,把她许配给了方姓朋友之子。毛彦文师范学校毕业时,方家怕生变故,催逼完婚。但那时她和表哥朱君毅早已月下为盟,私订终身了,所以要求退婚。

毛父虽然对她的行为很生气,但最终还是尊重了她的意见。在双方家长的见证下,毛彦文如愿以偿地跟表哥朱君毅正式订婚。吴宓作为朱君毅的同桌好友,早在清华读书时,便知道了毛彦文。

吴宓虽然对不期而遇的毛彦文心生爱慕,但知道不能对不起同学,所以还是接受了和陈心一恋爱。在陈父的安排下,吴宓和陈心一泛舟西湖,相处倒也颇为融洽。13天后,二人完婚。随后,吴宓与朱君毅双双被南京大学聘为教授。

当上南京大学教授后,朱君毅移情别恋,遂以近亲结婚有害下一代为由,提出与毛彦文解除婚约。这样的理由虽然冠冕堂皇,但之前情义相通的时候怎么不在乎是近亲?为你逃婚并与你订婚的时候怎么不说近亲结婚不好?

守候6年的毛彦文始料不及,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求助吴宓夫妇。吴宓作为中间人,极力救火说和。怎奈朱君毅去意已决,坚决不肯与毛彦文缔结白首,最后不得已解除了婚约。

没有了朱君毅这个顾及,吴宓不顾有妇之夫的身份,很快向毛彦文表明了心意。毛彦文则断然拒绝了,没有想到越是拒绝,吴宓越是穷追不舍,毛彦文也因为吴宓的追求变成了人人喊打的“第三者”。

而事实上,毛彦文对吴宓的骚扰非常反感。毛彦文并不爱吴宓这一类型的文人,他们一个是新潮女性,热衷于政治、公益事业,一个是旧派文人,只会写旧体诗,真可谓两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

此时吴宓与陈心一结婚7年,育有三个女儿。陈心一无法忍受情感上的背叛,更忍受不了背叛对象还是自己的闺中好友,于是选择离婚。吴宓遭到了大家的一致指责,其父更是公开指斥他,“无情无礼无法无天。”

离了婚的吴宓开始了爱情马拉松,孜孜不倦的追求毛彦文,毛彦文依然不予回应,30年代的上海滩,吴宓追求毛彦文的故事成了小报津津乐道的话题。

女人的骨子里,总是喜欢被爱的,毛彦文亦不能免俗。吴宓的锲而不舍最终打动了美人芳心。然而吴宓本身却是一个充满了矛盾的人,保守与浪漫,果敢和懦弱对立又统一的隐藏在他的灵魂里。

当大龄未婚女青年毛彦文心仪于他,准备谈婚论嫁时,吴宓的反应很让人费解,他反而开始犹疑,退避三舍。1931年3月,在既想和毛彦文成为夫妻,又担心婚后会不和谐的患得患失中,吴宓赴巴黎进行学术交流。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一反以前温情脉脉的样子,将电报拍到美国,措辞强硬地令在美国读书的毛彦文放弃学业,迅速赶往欧洲,与之完婚,否则就分手。在这期间,他动辄向毛彦文发出最后通牒,用语十分恶毒。

与此同时,他还写信回国,向一位叫贤的女人示爱,同时又与一位金发女郎打得火热。已经妥协的毛彦文来到巴黎,吴宓又不想结婚了,改为订婚。毛彦文哭着说:“你总该为我想想,我一个30多岁的老姑娘,如何是好。难道我们出发点即是错误?”

吴宓不为所动,冷静地说:“人时常受时空限制,心情改变,未有自主,无可如何。”对此,吴宓在日记中这样记述:是晚彦虽哭泣,毫不足以动我心,徒使宓对彦憎厌,而更悔此前知人不明,用情失地耳!

死缠烂打的女子一到手,就成了“用情失地”!毛彦文的正常婚姻诉求,竟然令吴宓厌恶?那他无所不用其极的招惹追求人家干什么?真有抽吴宓一嘴巴的冲动。

毛彦文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姑娘,不想再在感情上遭人非议,只好跟着吴宓从欧洲归来,并留在上海,等待吴宓迎娶。

1933年8月,吴宓再次南下,目的是先去杭州,向卢葆华女士求爱,如若不成,再去上海,和毛彦文继续讨论是否结婚。友人劝他别老玩爱情游戏,令毛彦文寒心,吴宓大约觉得毛彦文反正是跑不了的,依旧热衷于自己的多角恋爱。洞若观火的毛彦文对他慢慢心灰意冷,准备做老姑娘,尽力教书积钱,领养个小女孩。

(图)毛彦文与熊希龄

33岁那年,毛彦文嫁给了66岁的前北洋政府总理熊希龄。得知此消息,吴宓痛苦不已,毛彦文邀请吴宓参加婚礼,吴宓以编诗话为由谢绝了。

最心爱的备胎嫁了别人,吴宓大写《忏情诗》,这样的诗一连写了38首,诗里接连提到毛彦文的名字,比如:“吴宓苦爱毛彦文,三洲人士共惊闻。”匪夷所思的是,他竟把这么私密的东西拿去发表,甚至在课堂上念给学生们听,一时之间成为学生的笑料,他也毫不在乎。

好友金岳霖看着实在不像话了,劝他说:“你的诗如何,我们不懂,但内容是你的爱情,并涉及毛彦文,这就不是公开发表的东西。这是私事,私事是不应该在报纸上宣传的。我们天天早晨上厕所,可是我们并不为此而宣传。”

吴宓听完勃然大怒,拍着桌子说:“我的爱情不是上厕所!”金岳霖也感觉自己话不大尊重人,但不知道怎么解释,就站着听吴先生骂了半天。

三年后熊希龄病逝。吴宓又燃起了追求毛彦文的希望,他写了很多感人肺腑的长信表达自己的情思,结果音讯全无,再后来,信被原封不动地退回。吴宓仍不死心,痴痴等待那永远也不会回来的佳音。

吴宓在日记中记载,他要秘密拜访毛彦文,见面时威逼利诱,强行吻抱,一定要将事情闹大,利用毛彦文脸皮薄的弱点,逼迫她乖乖就范,与自己结婚。 又或者,他要制造舆论,使人人都知道吴宓爱毛彦文至真至苦,然后再声称出家受戒做和尚,毛彦文必定会大为感动,使无望的爱情绝处逢生。

当然,毛彦文没等他把这些奇葩的想法付之于行动,便去了美国。吴宓得知消息后,又千方百计向海外归国的人打听她的消息,可谓用心良苦,真不知道他早干什么去了。

其实,在和毛彦文纠缠期间,吴宓对小报上炒得沸沸扬扬的鲁迅和许广平的师生之恋陡生艳羡。他说:“宓之实际更胜过鲁迅多多,乃一生曾无美满之遇合,安得女子为许广平哉?念此悲伤。”

意思是,我实际上胜过鲁迅很多,但怎么一生都遇不上一个许广平呢?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这种自大。实际上和吴宓有过绯闻的女学生有:燕京大学的华侨女学生陈仰贤,清华大学西洋语言文学系的欧阳采薇、黎宪初,在法国遇到的美国女学生h,还有代号为k的清华女生等等。

解放后,吴宓已近暮年,心态渐趋平和,这时,他又迎来了一场惊世骇俗的师生恋。1950年,吴宓认识了重庆大学女生邹兰芳,后来颇有心计的邹兰芳同学奇迹般的成了吴宓的第二任妻子,而这一年,他已经56岁了。

邹兰芳身体不好,患有严重的肺结核,家庭负担很重,解放后,她的两位兄长因参与武装叛乱被杀,留下了几个无人照顾的遗孤。婚后吴宓曾对朋友说,这哪是黄昏恋的爱情,实是在为兰芳治病,在养兰芳一家九口人。

三年后,邹兰芳因肺病不治,香消玉殒。吴宓从此背上了养妻子哥哥遗孤的义务,他用工资的大半,养育邹兰芳的几个侄子、侄女。这种接济一直到动荡时期开始后,吴宓被罚扫厕所不能自顾时才中断。

毋庸置疑,吴宓在感情上确实很渣,但他本性并不坏,对待非婚恋对象是善良而仗义的。与陈心一离婚后,吴宓每月领到薪水后,亲自回家把生活费交与前妻,然后立即回校。

吴宓有个习惯,每月发工资那天都要上邮局汇钱,收款者中有他的亲友,也有他的学生,有时不够,还向邻居借钱。某学生考取美国留学,但家里没有那么多钱,吴宓一次就给了他三百大洋,使这个学生如愿以偿。吴宓再三声明:这笔钱是送给他的,不用偿还。

动荡时期后期,西南师范学院一位女教师看到吴宓孤苦伶仃,顿生同情,给他织了一双毛线袜子。吴宓回报那位女教师100元钱。在那个时代,这是一笔巨款,可以买许多贵重的东西。旁人觉得吴宓给得太多了。吴宓回答:“多乎哉?不多也。我是把袜子的成本费、劳务费,还有无价的感情都算在里面了,我给她的不算多。”

值得一提的是,吴宓有很重的书呆子气。年轻时,昆明文林街开了一家小饭馆,饭馆老板脑袋一热,取名为“潇湘馆”。吴宓听说后大为恼火,认为这亵渎了他心中的林妹妹,因为林黛玉住的地方就叫“潇湘馆”。于是,吴宓提着手杖前去说服,说服不了,就用手杖一顿乱砸,逼得老板只好把“潇湘馆”改为“潇湘食堂”,吴宓这才作罢。

(图)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一次,中文系一位教师借了吴宓五块钱,说好一周内归还。可一周过去了,此人并没有还钱,吴宓走到他家里,向其讨还了欠款。那位教师很愤怒,在外面说吴宓小气,吴宓向别人解释说:“我不是为了五元钱,我是在帮助他提高道德修养。”

他戴的进口手表,被两个无赖以仅值六元的小闹钟哄骗去,吴宓并不十分恼怒。有人对吴宓说,他的一个学生因病就医,急需二百元住院费,吴宓半点不疑,即刻凑钱交付。

此人可能觉得吴宓的钱太好骗了,于是又回来对他说,那学生开刀治疗,又急需费用若干,吴宓此时手头已空,正筹思从哪借钱之际,此骗子以为吴宓起了疑心,便拿出一封“求援信”,高声朗读,恰逢保姆进来,惊见客人正念一张白纸。知道他是信口胡诌,于是保姆唤人,将骗子扭送公安机关,吴宓对保姆的精明称赞不已。

吴宓自有文人的气节和风骨,还带着一股不谙世事的天真和骨子里的仗义和善良。可以说只要不与他谈恋爱,跟他在一起还是比较轻松愉快的。他是一个非常忠厚的朋友,可惜不是一个称职的好丈夫,也不是一个真诚的好伴侣。

可能文人的情感世界过于丰富,导致他们无法专心一致的爱一个人,不是狗熊掰棒子一般,见一个爱一个,扔一个,就是博爱的同时爱上好几个,不过像吴宓这样“敌退我追、敌进我退”的游击式爱情倒是并不多见,直到现在也显得独树一帜。

天性坦诚的他还把这一切都记了下来,供后人研究参考,对此我也是醉了,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该骂他薄情还是喜他坦荡。功过是非,自有后人评说罢,至少他是这般真实的活过了,诚如泰戈尔小诗中所言:天空不曾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作者:洛轻尘,鱼羊秘史签约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