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澡溪余堡门户网站>健康养生>心博天下安卓版·一到圣诞,美国人搜索“中餐”的次数就飙升,原因竟是……丨纽约日记

心博天下安卓版·一到圣诞,美国人搜索“中餐”的次数就飙升,原因竟是……丨纽约日记!

2020-01-11 14:08:38   作者:匿名   点击:3672

心博天下安卓版·一到圣诞,美国人搜索“中餐”的次数就飙升,原因竟是……丨纽约日记

心博天下安卓版,圣诞节当天上午的纽约,往日上班族摩肩接踵的繁华商圈,仿佛变成了一座“空城”。

坐地铁上班,出站口是这样的。

平日热闹的先驱广场一带也没什么人,老牌百货公司梅西也在这天歇业一天,跟黑五被挤爆的样子真是判若两“西”。

街道上车少人也少,不但能横着走,过马路在中间停下拍照都可以……

“大型游客集散地”时代广场(times square)周边的各种餐厅,以及h&m、levis、sephora也都闭店了,只留下形形色色的巨幅广告牌。

这种空城的错觉,一直持续到中午我去了一趟唐人街……

这感觉……似乎中城(midtown)所有无处安放的人口,全部都在唐人街找到了。

唐人街上非常热闹,不少中餐厅门前,都排起了长队,而且排队的大多数都是西方面孔。

这家上海菜为主题的餐厅joe's shanghai(鹿鸣春)在唐人街已经开了20多年。中午我1点10分到门口,四人桌已经要等至少2个小时了,但门口还是有不少人在等着服务员叫号。

这家餐厅的副经理陈勇告诉我,餐厅11点开门前,就有几十上百号人,排队等着进门。

陈勇说,圣诞节前后是他们一年最忙的时候。平时两班倒的服务人员,今天20来个全部出马,厨师也增派了一倍。

people start lining up to get into joe’s shanghai, a shanghai-style chinese restaurant, even before it opens at 11 am.

the 20-year-old restaurant has doubled its cooking and serving personnel to meet the needs of christmas rush, yong chen, the deputy manager of the restaurant, said. he said the christmas holiday is the “busiest day” of the whole year.

来吃中餐的人们大都是拖家带口,少有单独来的。

美国的圣诞节和中国的春节都是看重家庭的节日,这样想来,这圣诞的中餐也是联结了两国的文化共核。

时代广场附近的一家叫china river(川聚院)的川菜馆也是如此。平安夜晚上9点多,餐厅全场几乎没有空位。而平日这个时间,店里的客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餐厅经理黄腾告诉我,圣诞节的一周,餐厅日日爆满,预定桌位在圣诞节能达到二三十桌,这个数字平日则是5到10。

餐厅日营业额过万,高出平时近三成。客人以游客为主的散客(walk-in)居多,并且当地客人的比例会有所提高。

中餐,数据上的“圣诞传统”

这并不是今年中餐的“异军突起”。其实,每到圣诞节,美国人在网络上搜索“中餐”的次数就疯狂飙升……

到谷歌趋势(google trend)上查看近5年的搜索数据就会发现,美国人搜索“中餐”的次数,每年都会有规律地有个小高峰,时间都集中在圣诞节前后,热度比平时翻了近一倍。

难怪美媒纷纷表示,从数据上看,吃中餐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了美国人的圣诞传统(a christmas tradition)。

而且通过数据可以看出,中餐的热度在逐年走高,搜索热度峰值从2015年的70达到了今年的100,也就是热度最高的关键词之一。

图源:eater

圣诞节之后,“中餐”搜索热度就跳水了,福克斯新闻拿2018年的数据举例:

after the christmas day spike, interest in chinese food drops down by nearly half. dec 27 and 28 were days that dropped below 50, but searches for chinese food began to pick up again closer to new year celebrations.

在圣诞节的峰值过后,网民对中餐的兴趣几乎被“腰斩”了。27和28日两天,中餐热度从97降到50以下,新年临近时,热度又有所回升。

从地域划分,“中餐”搜索热度最高的区域是美国东北部沿海城市,也就是包括纽约、宾州、麻省在内的工商业最发达、都市化程度最高的片区。

这个“传统”怎么来的?

这个问题,我问了不少来中餐厅吃饭的外国食客,得到的最多的一个回答就是:“今天很多店都关了,但中餐开着。”

甭管好吃不好吃,首先得开着。

小说家lillian li去年12月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在圣诞节,没有什么比中餐更美国了》(nothing is more american than chinese food on christmas),文章写道:

as most americans know: chinese restaurants almost never close on christmas. early chinese immigrants were not christian, and losing an entire day of sales for a holiday they didn’t understand did not make economic sense, especially when chinese restaurants occupied a tenuous position in america.

大多数美国人知道:中餐厅圣诞节从不关门。早期的中国移民不是基督徒,他们不太懂圣诞节,为之歇业一整天从经济上讲也不划算,尤其是当年中餐在美国餐饮业还未站稳脚跟。

tenuous /ˈtenjuəs/ :微弱的;不坚固的

图源:纽约时报

china river经理黄腾也说,“纽约大多数中餐厅,一年365天开门。”采访期间,他就接到了问他是否开店的电话。

勤劳的人运气总不会太差,风里雨里,中餐厅开着门等你。

在采访的美国食客中,有两个都提到了美国电影。很多影视剧作品都有圣诞节吃中餐的桥段。虽然实际上也有其他餐厅在圣诞营业,但“圣诞节只有中餐厅开着”似乎成了一种刻板印象(stereotype)。

《老友记》里主人公吃中餐的桥段

再来看一组数据实锤。

根据谷歌趋势,去年圣诞当天,“中餐”这个词条的相关搜索的热门词条包括“圣诞中餐”(chinese food christmas)、“圣诞开的菜”(food open on christmas day)、“圣诞开的中餐厅”(chinese food open on christmas)等等。

而在2018年圣诞节当天,搜索量最高的词条是“圣诞节开的餐厅”(restaurants open on christmas) 。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种“刻板印象”助推了圣诞节吃中餐的传统。

当地时间12月25日的纽约唐人街街头

▌犹太人120年的中餐传统

如果你对美国移民文化有些了解,那就能更加明白美国人圣诞节吃中餐这回事了。

早年间移民之间的惺惺相惜,加上一些宗教历史原因,美国犹太人圣诞节吃中餐的传统已经有了120年。

通过走访我发现,不少美国人都知道这段历史,而这段历史也在影响着很多美国人。

圣诞节当天在川聚院用餐的一位当地大叔告诉我,虽然他家不是犹太人,但因为喜欢这个传统,他家里人在圣诞当天吃中餐的习惯已经有近20年了。

在joe's shanghai门口,我遇见了从北卡罗来纳州(north carolina)来的一家人。孩子妈妈告诉我说,她的一位美国朋友是犹太人,因为家庭传统,他们每年都会来这家中餐厅吃饭,所以他们这次来纽约旅行也想来试试。

两名犹太人在中餐馆用餐,图源:vox/bettmann archive

在历史传统和刻板印象的交替影响下,伴随中餐本身的发展,圣诞节吃中餐已经渐渐走入美国文化中。

lillian li在《纽约时报》中写道:

it’s hard to imagine now, when there are over 40,000 chinese restaurants in the united states (mcdonald’s, for scale, has just over 14,000 restaurants).

你很难想象,现在全美有超过4万家中餐厅(相比之下,全美有1.4万家麦当劳)。

it seems like proof that chinese food and culture is finally part of mainstream america: chinese restaurants have managed to become as culturally american as milk and cookies for santa.

这似乎证明了,中餐和中国文化终于跻身美国主流文化的一部分:中国餐厅终于能在文化上变得“美国”了,就像给圣诞老人留下的牛奶饼干一样。

但中餐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在黄腾的餐厅里,平安夜销量最高的三样菜是水煮鱼、左宗棠鸡和酸甜鸡。而后两种菜,那是早期华人为了迎合美国人胃口,打开市场而改良的“美式中餐”。

今天我问了很多美国食客最喜欢的中餐是什么,答案大多是带点番茄酱风味、酸甜口的“左宗棠鸡”。不过他们中一些人也知道,这些中餐是“美国化”(americanize)了的,并且对那些“真正的中餐”充满好奇。

交谈中,他们大都饶有兴味地重复着我告诉他们的那些中国地名,说以后想去尝尝当地美食。

记者:李雪晴

摄影:李雪晴

编辑:左卓

参考:纽约时报 福克斯新闻 郭杰瑞短视频

中国日报美国分社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