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澡溪余堡门户网站>娱乐>导演刘伟强:最大压力是把《中国机长》拍好看

导演刘伟强:最大压力是把《中国机长》拍好看!

2019-10-30 18:29:38   作者:匿名   点击:4299

原标题:导演刘伟强:最大的压力是让《中国队长》看起来不错。

导演刘伟强

导演刘伟强的外表硬朗,他的电影也很有影响力。经过30多年的电影制作,他创作了《风云》、《无间道》、《头条新闻》(Headline D)和《建军大业》等不同类型的作品,但都是广受好评的作品。

这样一个久经沙场的导演在拍摄《中国队长》时,由于紧张和焦虑而脱发。刘伟强承认最大的压力是“如何拍一部好电影”。这部改编自真实事件的电影向刘伟强提出了一个难题,即如何在不偏离飞行常识的情况下享受虚构与现实之间、高空与地面之间的飞行。

如何悬念地拍摄《中国队长》?

《中国队长》将于9月30日上映。这部电影是基于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公司3u8633航班成功应对特殊情况的真实事件。当时,刘传健船长和他的8名船员在10000米高驾驶舱右侧挡风玻璃爆裂和脱落的极度危险下,以高超的专业精神确保了机上119名乘客的安全。

事件发生后,许多电影公司有了把它拍成电影的想法。博纳影业的老板俞东打电话给刘伟强,问道:“现在我们有了四川航空公司5月14日的主题。你有兴趣做它吗?”刘伟强想了一下,说道,“在中国,这种主题很少被拍摄下来。我想可以试试。"

然而,如何将这个事件电影变成一个真正的能力测试。从飞机起飞到挡风玻璃破裂破裂,再到飞机从高原返回成都,大约需要34分钟来做好安全准备。如何通过艺术处理把这件事变成一部大约两个小时的电影,已经成为刘伟强需要克服的第一个困难。

挡风玻璃破裂时,船长和船员做了什么?乘客在机舱里反应如何?地面上的相关部门是如何帮助飞机为事故做准备的?考虑到这些问题,刘伟强和他的船员拜访了刘传建船长和他的船员。“我们和他们谈了很多次,谈了很长时间。同时,我们还去了许多机场,如成都机场、重庆机场、拉萨机场等。”

刘伟强说,除了真实的事件,他们还进行艺术处理。例如,飞机如何飞回来?在回去的路上,如何在路上设置“障碍”...在成功准备投降后,他们仍然要担心很多很多的问题,观众会继续被剧情所吸引,给观众一种“一个又一个关卡”的感觉。

模拟器如何处理“三舱联动”?

要拍摄《中国队长》,我们仍然需要克服技术上的困难。刘伟强说,机组人员建立了1: 1的模拟a319。在模拟舱中,飞机的颠簸、摇晃等运动都需要研究。“我们花了大量时间使用计算机程序来完成不同程度的碰撞,并探索如何使用平板电脑来控制模拟舱的不同部分。”

刘伟强微笑着说,他很幸运,并邀请了鲍飞科技的员工,“我问他们是否能修好用于拍摄的模拟器。我的要求是做一架1:1的飞机,整个飞机必须做各种颠簸等等。”

据报道,在国外拍摄这样一部戏时,飞机被分成几段,一段一段地拍摄。然而,刘伟强认为分开拍摄并不好,他希望整架飞机能够连接起来。为此,Leopard组织了100多名工程师和计算器一起完成该项目。“我们的机舱分为三个部分,但彼此相连。他们必须解决三个部分的同步问题,让三个部分一起完成一个动作。后来,在建造模拟器的过程中,我们经常去他们的公司看看他们如何驾驶飞机和处理“三舱联动”的新技术。最后,在我们开始拍摄的两周前,模拟器完全完成了。”刘伟强说。

刘伟强说他非常高兴,因为任何电影中没有一架飞机能够实现整体动作。"我很自豪我们的中国公司做到了这一点."

拍摄时我每天应该担心什么?

刘伟强是著名的《快与硬》导演。许多演员都说在拍摄中跟随刘导就像打一场硬仗。一分一秒不能分心。然而,即使是速度如此之快的刘伟强,也觉得拍摄《中国队长》的时间太紧了。“这个时间表真的很紧迫,还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比如好的场景、好的剧本和好的演员。”

为了展示“专业精神”,演员张涵予、郝欧和杜江在拍摄前去学习如何驾驶模拟器,而袁权和张天爱则去四川航空公司的客舱模拟舱接受训练,了解乘务员的外貌、礼貌和礼仪要求,并学习如何为乘客服务。

除了确保扮演机组人员的演员符合要求,机组人员还将在机舱内找到119名乘客。老老少少,尤其是一两岁的孩子,将和剧组一起拍摄两个月。

刘伟强透露:“我们的选择标准非常严格。演员们每天都要坐在咆哮、摇晃和翻转的模拟舱里,就像坐过山车和跳跃机器一样。他们的身体必须能够承受。如果他们有心脏病,他们绝对不能在机舱里充当乘客。因此,我还要求男女演员每天跑步,并确保锻炼身体。”

刘伟强说他每天都要担心很多事情。“例如,模拟器每天都在摇晃。和这个基于一个运动平台、重达几十吨的大个子一起拍摄仍然有点冒险。我们如何确保演员和工作人员的安全?我们每天都在超高压的气氛中拍摄这部电影,因为我们不想让观众对我们和民航的期望失望。

飞机起飞需要什么?

中国民航有句谚语,“民航行业不需要英雄,它需要的是安全”。对此,刘伟强非常赞同,“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英雄,每个专业从业者也可以成为英雄。但正如刘传建所说,“我不是英雄,我的心是送每一个乘客安全回家,安全是最重要的”,这句话表达了这个意思。

刘伟强说,只有在电影拍摄后,我们才能知道飞行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例如,为什么飞机经常晚点,“看完电影后,你会觉得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因为在空中飞行的飞机必须满足许多非常复杂的条件。例如,许多工程师会在飞机发布前检查飞机,以确保它是健康的。另一个例子是天气条件必须满足飞行条件才能被释放。中国每天大约有150万人在飞行,每个机场还有数千或数万人在飞行,以确保安全。”

刘伟强特别感谢民航对电影拍摄的支持。四川航空公司还特别协调了一架真正的飞机在成都机场现场拍摄。

最后,机组人员计算出大约有1000名民航系统工作人员为这部电影提供直接帮助。刘伟强说:“是每个人帮助我们拍了这部电影,我真的很感谢他们。”(记者小杨)

资料来源:北京青年报